大数据面前,你选择便利还是隐私?

2019-10-03 15:13

企业如何拥抱大数据?数据利用与隐私保护如何平衡?

编者按

进入智能互联时代,史上第一次,人类生活出现了这样的分野:线下的生活和线上的生活。一旦联网、在线,人们的活动轨迹就时时刻刻在产生数据。

具体到汽车行业,究竟什么样的数据才能称得上是大数据?传统车企进行数字化转型时如何拥抱大数据?大数据与个性化定制是否背道而驰?数据挖掘与隐私保护如何平衡?

2019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来自传统整车企业、新兴造车势力、数据运营公司的嘉宾,在车音智能CEO苏雨农的主持下,围绕“大数据:简约而不简单”主题进行了热烈而精彩的讨论。

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东风公司副总工程师、科技工程部部长刘国元,新意互动联席总裁朱劲松,著名学者、商业评论家吴伯凡,北汽股份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吴周涛,数策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椿琳,威马汽车首席数据官梅松林。

苏雨农(车音智能CEO):首先我想还是请各位嘉宾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以及自己所从事的业务中和大数据有关的方面。

刘国元(东风公司副总工程师、科技工程部部长):我是东风汽车公司的,主要在集团层面负责科技管理、工程管理,与大数据有关系的工作主要是在智能制造方面。

朱劲松(新意互动联席总裁):新意互动2002年成立,是一家为汽车企业提供整合营销解决方案的公司。目前主要给汽车企业提供汽车营销全生态链的整合营销,同时也给汽车企业提供基于大数据的智能化营销生态体系,第三块业务就是基于汽车影像,为汽车企业提供AR/VR这种创新的互动营销手段。我本人在公司主要负责大数据的采集以及应用领域的商业化业务的开展。

吴伯凡(著名学者、商业评论家):在座各位是业界的精英,我跟汽车行业一直没缘,一直是一个旁观者,我自己感兴趣的非常重要的主题就是智能革命对于产业结构的变化,以及认知科学和AI之间的关系。今天的话题是数据,它的本质其实是智能,我特别乐于来学习,听大家分享智能、数据跟汽车产业之间的密切关系。

吴周涛(北汽股份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我在北京汽车主要是负责营销的工作,其实营销每天也是跟数据打交道的工作。我们的数据既有外部的大数据,也有内部的小数据,也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北京汽车。

张椿琳(数策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数策的创始团队是一帮喜欢数学的人,我们是专门研究怎么样把数据和算法与实际的业务场景结合,去提升业务的效率和效果。

我们专注在汽车这个行业,实际上我们的目标是给这个行业的运营打造一个数字大脑,通过这个数字大脑使得这个行业整个的决策和运营都实现全面智能化。

这个数字大脑最重要的原材料就是数据,而我们对数据是非常关注的,而且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怎么样帮一家汽车企业全面地管理它的数据资产,规划、梳理、应用各种各样实际业务场景下的价值和效率的提升,这是大数据对于我们来讲最核心的关注点。

梅松林(威马汽车首席数据官):我今年2月加入威马汽车,在这之前我在数据分析行业也做了20年,以前的工作很有广度,但是深度方面有点缺乏,这是我为什么加入威马,进入一家新的企业,就是为了做一下深度,但是我有时发现深度和广度很难平衡。

我进去以后向公司建议设一个新的职位,这个职位在中国汽车行业比较少,叫首席数据官。要做数据这个事情的话,必须有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必须把这个组织架构建立起来。

以这个身份加入威马汽车以后我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个是成立数据研究院,第二个是成立数据中心。数据中心的目的是把内部的数据整合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再做一些深层次的数据挖掘,这就是数据研究院的工作。目前这两个组织架构建立起来了。

大数据与企业转型

苏雨农:关于大数据大家都有自己很个性化的认知,它就在我们身边发生,我们每天所做的事情、所从事的工作,在生活的各个环节都有大数据的参与。我们也都知道大数据对于汽车行业的价值,但是大数据同时确实是不简单,因为我们对大数据的理解是多种多样的,真正让大数据影响到我们的汽车生活、影响到汽车行业,在座的企业家、行业人士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去探索。

所以我想首先问问大家的就是,如何通过大数据实现自身转型。大家都知道“新四化”是汽车行业发展达成共识的趋势,但是我认为在“新四化”里面,大数据是基础,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从吴伯凡老师开始,你不是真正意义上纯汽车行业的人士,是一个“野蛮人”,所以我想你讲的一定是高屋建瓴,能够开一个好头。现在大家言必称大数据,汽车行业什么时候才叫作真正进入大数据阶段?有没有标志性的特征?汽车行业的大数据和其他行业有没有显著的区别?

吴伯凡:大数据最热的时候应该是在5年以前,大家谈论特别多,这几年大家开始谈的是智能。当然,其实一个很热的东西就是云计算,云计算10年前开始谈,现在是真正进入隐性的暗流涌动的时间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在这个时候谈大数据,其实是应该跟另外两个东西连在一起,我把它叫作“ABC”。“A”就是AI,“B”就是Big Data,“C”就是Cloud,这是三位一体的。

我们今天谈数据其实是在谈智能,它跟智能的关系很简单,云作为一种在云端存储计算的基础设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往往感觉不到,我们在最后感觉到的还是智能,中间有一个东西就是大数据。

每一天我们的任何行为都正在被大数据化,所以以前虽然在谈大数据,那个数据不够大,现在我们每一天通过各种各样的终端,甚至在睡觉的时候都在生产数据。这个数据不是一个目的,它是一个手段,它是要生成智能的。

前几年大家在说数据是一种新石油,其实不是太准确,数据是一种新的食物、食粮。为什么这么说?车加上油,加完了它跑了,完成这个工作它还是它。数据是一种食物,它是在喂养智能的,所谓的智能,说白了就是数据喂养出来的。

我们看老中医为什么不愿意看年轻的中医?是因为老中医的数据量大,他的数据量大就能生成智能。我说一句开玩笑的话,老司机就是大数据,大数据就是老司机,所有的智能都是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之上的。

今天汽车产业关心的核心,比如这个车很智能,有一个踏板,人要上车踏板就伸出来,一上去踏板就收回去了,一进到车内有很多地方善解人意,这个善解人意从哪儿来的?通过大量的数据提炼出来的。所以今天大数据对于用户来说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对于厂商就是一种新的数据资本。

最近中信出版社出了一本书,我已经推荐了好几次,这本书叫《数据资本论》,一个企业所拥有的资本很大一块来源于你的数据资本。如果你的数据资本很小甚至是缺项的,你有再多其他的资本都是没用的,哪怕是有金融资本,哪怕是有智力资本,没有数据资本都是不行的,未来大家之间的比拼就是数据资本的比拼。

今天汽车作为一个终端,可能是目前可以看到的有四个轮子的最大的终端,它就是一个数据的采集器,每时每刻,既在提供服务,同时也在采集数据。将来汽车企业就是一个大数据的采矿中心,同时也是一个金矿的挖掘提炼中心,就是将数据不断智能化的工作。

所以今天我们说转型,最重要还不是产品的转型,而是资本形态的转型,以及企业在未来由简单的产品提供者变成数据运营商这样的转型。

苏雨农:刚才吴老师开宗明义阐述了大数据的概念,同时点出了数据对于企业未来发展重要的价值。

接着想问问刘总,东风是国有大集团,旗下拥有很多品牌,也有很多业态的形式,这么多年也积累了非常多的用户,数据积累自然也相当多了,但是虽然各个企业各种业态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壁垒,从战略高度来看,你如何看待一个大的集团下属各个企业不同单元之间数据的互通和利用?大数据如何做好这方面的整合?有没有必要做这方面的整合和利用?

刘国元:谢谢苏总,这个题目我挺难回答的。我们是标准的传统汽车行业,今年也是东风成立50周年。东风现在的体系实际上是过去打仗打出来的体系,在1990年代的时候非常困难,好多人经历过这个时间,就有点像当年的八路军打游击一样的,谁打下一个区域,基本上就是谁带领这一片江山。一直到现在,整个集团,包括我们的自主品牌东风品牌目前都不是集中的,这也是我们集团现在在新的形势下要考虑的事情。

苏雨农:我们并不是给每个用户都是单一的定义,是相对精准化的定义,精准中又有共性,对用户需求是更好的满足。

最后一个问题问梅总。实际上我们刚才也讨论到大数据过渡的问题,对于车载交互体验,有的时候也会遇到这个问题。为了给用户更好的体验,我们采用了脸部识别登录的模式,只要在车门一站,识别你的ID,就为你提取坐姿、驾驶习惯等。但是有的时候这种隐私在车主之间、家属之间也会存在过渡的问题,比如夫妻之间可能还有一些小秘密,突然要换一个人开车,是不是还要退出再重新登录一下?威马怎么样看待隐私过渡的问题?

梅松林:好问题!像威马这样的造车新势力在保护隐私方面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大多数的员工和领导本身就是车主,他的信息已经进入了数据服务系统,当他做决策的时候,不仅是为用户做决策,也是为自己做决策,这一点大家是感同身受的。

第二点,保护隐私方面可以谈一下我以前的公司同等重要的话题,就是企业反腐,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当时怎么做?首先制定非常完整的规则,把欧洲、中国、美国所有的规则制定出来,非常详细。做出来以后公司对全员进行教育,每个人都知道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做完以后结果怎么样,大家清清楚楚。然后,一旦市面上有负面的案例,公司里面立刻展开研究。

大概我加入威马的第一个星期,公司成立了数据管理委员会,参加的人大概有8个,包括3个联合创始人,包括价值链上的CEO、CIO。数据管理委员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起对用户的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体系。经要天天念,每天念,如果有一个侵犯用户隐私的负面案例出现,会带来多少负面效果,让大家重视这件事情。

具体问题怎么解决?威马有一个人脸识别系统,自己的人脸对上号的话,个人的隐私数据才能呈现出来。第二个方面,如果你识别不清楚的话,个人的隐私信息都隐藏起来。

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我们有一个观点,用户愿意分享多少由自己决定,这一点很重要,你要用什么东西、你愿意呈现多少、你愿意存储多少是你自己决定的。可以把隐私的主动权交到用户手上。

就像你喝瑞幸咖啡一样,你下载瑞幸咖啡APP,你适应这个咖啡你就喝它,你接受不了就不要喝这个咖啡了。智能驾驶是一样的,隐私保护是两方面都要做的,消费者个人和企业共同来做这件事情。

苏雨农:既有车载交互体验的措施,同时车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组织结构相对应的变化是很重要的,成立这个数据管理委员会其实也是为用户隐私的保护、数据利用的尺度提供充分的实践经验。

汽车人要拿出勇气,认识到大数据的价值,然后一步步地把自己的业务跟大数据做充分紧密的结合。希望我们作为行业人士或者消费者,能够充分享受到大数据给我们带来的红利和便捷,同时也希望汽车厂商能够从大数据这个崭新的领域获得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